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金算盘心水论坛 > 菖蒲 >

求菖蒲所有作品

归档日期:08-1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菖蒲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以舞蹈般的步子滑到窗边,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往下看,从二十一层的高度上往下看。所有明媚璀璨的灯火一律遥远得恍惚,夜空里来回流动的奇异色彩就似眸光。我几乎可以想见脚下这个城市此刻混杂的喧嚣,但,它永远不能突破空气的阻隔来到这里,我听不到它。房间,宛如空城,我站在窗前,变换的光影一一掠过我的眸子。

  我总在入夜后回家。坐在昏暗而空旷的房间里重复地看一部电影,看完了就再从头开始,一遍接一遍,一遍接一遍。同样的情节,同样的背景,同样的音乐,不休不止,直到有一天终于漫不经心地熟记了其中所有的台词和细节,我换一部,继续反复地看。

  到了早上,桌上扔着空啤酒罐,烟灰缸里有一缸只燃了一小截就摁灭的香烟,电视的画面无声地跳动,而我疲惫地躺在床上,仿佛不省人事。地上持续响着的,是饱经摧残仍然坚不可摧的闹钟。

  那调子优扬而哀怨地响起,节奏分明,像女人的高跟鞋一路叩响地面。袅娜地款摆过冒着氤氲热气的小摊,下着雨,路灯只昏黄的照住一片残破萧条森冷的壁,一抬头,竟是狭路相逢,扬着笑,交换几句闲言碎语……错身间,笑容已如入水的血丝,渐渐淡开,渐渐模糊……

  看到第九遍或者第十遍的时候,我拨通了任何一个我能拼凑出来的电话号码:“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”

  那天电话响的时候,女主角穿着旗袍的华丽背影正从路口闪过。外面有一点雪,夹着雨丝。

  陌生的声音,带了落寞的叹息苍茫地苦涩,低沉地蛊惑耳膜。紧握着电话,某种东西开始龟裂,一时间,我竟脆弱的自恋……

  他总是坐在我后面,环着我,说一些言不及义的话,问一些古怪的问题。杂乱的句子,没有逻辑的话,由他说来竟一一的顺理成章。有的时候,他就坐在地板上,偶尔抬头看着我,一脸的笑。他总在笑,但我知道他其实也是寂寞的呢,寂寞得嚣张,嚣张得若无其事……

  “……我会。如果看不到你,我会非常非常寂寞,非常非常非常地想你。”他说。

  他的手指抚摸过我的脸颊,探索眉间,温暖而略带粗糙的触感一路漫过眼睛、鼻子,轻巧的勾勒唇线:“我想象过你的头发,你的手,但我知道你的眼睛——那天听见你的声音,我就知道你的眼睛……”

  他的笑容变得神秘而虚幻,极快地轻吻过我的鼻尖,他把头靠到我肩上:“不知道,我忘了。”

  没有再问。这样的对话已经重复了很多次。每个夜晚我允许自己保留遐想和不理智,甚至,允许自己沉迷。所以,无所谓,他不想说我不想问。反正,我总在夜里醉。

  我买了蛋糕和红酒,把几天前就瞒着他装饰好的圣诞树搬到屋子中央,然后开始等。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要和他一起过的念头。但他没来,偏偏是这一天,他没有来。十二点,尘嚣中处处绽开无数烟火,空空的绚丽,急急忙忙的灿烂。把蛋糕、红酒、圣诞树上大大小小的饰物一起扔进垃圾桶然后去睡觉,至于那棵树,我想有空的时候可以劈开它当柴烧。

  打开门,那个白痴穿著外套气喘吁吁的站在走廊上:“你在哭吗?我听到你哭。”

  他把我抱回床上,握着我的手坐在床头,他开始解释迟到的原因,但我听不见。世界上所有的灯火一起凋落,世界是一片浑黑的混沌,当中只见他沉稳、含着笑意的眼睛,……用力反握他的手,体温从热的掌心渡到他冷的指尖……

  “傻瓜,只会更寂寞吧?!……”他笑:“如果我不在,你会不会有一点点寂寞?”

  天气一天天地冷下去,我们去酒吧买醉,几小时漫无目的的走,他被公司调派到海外的事也从流言变成正式的公文。而我的空城里,依然响着悠扬的调子,反反复复的上演着九十分钟的天长地久。

  “要是眼见无望,必死无疑了,我也希望能慢慢地死,最好是凌迟!能拖一刻是一刻,能晚死一秒都是好的。”他眯起眼,透过玻璃杯看我,一边笑得纯真。

  一瞬间心千疮百孔。我竭尽全力去维护一张没有表情的脸,然后站起来说:“走吧。”

  世界上的男欢女爱、罗愁绮恨随时发生永无休止,哪一段情话到最后能逃一死?忍着不死,谁能够?真傻!有谁在哭?又有谁在醉?银河砂烁般的灯海中比比是怨偶佳侣。只有那时候,茫茫的十丈红尘都幻化虚无,心无旁骛,只听见电话铃声,在空旷的房间里惊心动魄的、荡气回肠的、卑微的响……

  隔着电话呼吸声起伏的响应,像起伏的海洋。没有说话,过了很久,我一言不发地挂断电话,切断他的守望。眼泪突然不问情由滚滚而下,顺着平滑的玻面一路流下去,流下去,势不可当……

  他走那天,送他到机场,忽地想起两个人竟是第一次一起走在白昼。白昼的他清晰的迷人,目光深邃的让我几乎溺死在那里面。到了安检口,他站住了转身看我,踟蹰着,问:“能不能和我一起走?能不能说你不要我走?”

  一起走?不要他走?我前所未有的动摇。我几乎疯狂地想要回应他,想抛弃一起跟他走!第一次发现,也许,其实我们正在相恋……阳光温暖的闪耀,照在他头发上,我是如此爱他。想跟他走!想跟他走想跟他走!但,怎么可以?……我只是用尽全力生生的,生生的压抑着那一个“好”字……

  甩甩头,走。手机陡然响起,恍恍惚惚地接了。穿梭来往的人群,宽阔的大厅,交谈声,脚步声,广播声……都被无形地阻隔在另一个时空。

  如果我不在,你会不会有一点点寂寞?——我慢慢发现,没有他原来真的是会寂寞的。

  有一天回家的路上,隔着橱窗看到一个瓶子,错综的颜色有些像他。我买下了那个瓶子。记得他说过要买一个给我——好让我摆在空荡荡的柜子上。

  我常常抱着瓶子坐着想他。想起那个冬天,一声声的叹息都忍不住吐在里面。俯在瓶口仔细地听,无数的惊涛骇浪都在里面起伏,轰轰的,是每一个日日夜夜在瓶里撞击,哗哗的,是叹息的回响……

  而每当电话响起,我总迫不及待地接起,等他问我:“如果有多一张船票,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?”

  迄今为止作者已发表和出版《玳瑁簪》、《幸福的100个理由》、《凤凰只在夜里醉》、《山中人》、《红衣》、《相思门》、《夜谈蓬莱店》、《谢长留》、《不能说爱》、《凤凰草》等多部作品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domdeluxe.com/changpu/996.html